二十四桥明月夜

瑞典:撒旦的劫匪(Satan the Highway Robber)

设定控

 本文基本内容来 Massimo Introvigne的《Satanism: A Social History 》,是我和朋友整理撒旦主义历史材料时翻译的一部分参考资料,我个人不保留所谓的版权,不过还是希望不要有人进行商业用途,如有翻译上和宗教、历史概念上的问题,也请提出,谢谢。 

另外,本文涉及最重要的一篇参考文献, “‘It is Better to Believe in the Devil’我们还在翻译整理,感兴趣可以从https://pan.baidu.com/s/1yillbv6CTCW61y8GBijUtQ 下载word版本,注意格式有些别扭。


一个有趣的问题是什么时候第一次使用“撒旦主义者”这个词。它在16世纪以英语出现,指定一个非正统的基督徒或异教徒。直到19世纪,它才获得了撒旦崇拜者的当前意义〔1〕。然而,2013年,瑞典学者Mikael Häll认为在瑞典语中,撒旦崇拜者这个含义出现早于其他语言。路德教1637年至1645年间在乌普萨拉的主教Laurentius Paulinus Gothus(1565-1646)在他的着名的作品Ethica Christiana(1615-1630)中,总是以复数形式使用了瑞典语Sathanister,以指定黑魔术师和巫师 〔2〕。根据以前欧洲对巫术的描述,Gothus主要描述的是“撒旦派”,但他的作品在瑞典路德派神职人员中非常知名,无疑启发了他们布道的内容。因此,在瑞典,即使那些没有读过Ethica Christiana之类的学术着作,或者根本不会阅读的人,也可能听说过撒旦派。

Häll描述了17世纪的瑞典法庭案件如何确定崇拜恶魔的人,那些认为恶魔比上帝更强大的人。1685年,一个渎神者,也被称为巫师马茨拉尔森(Larsson),告诉法官“最好相信魔鬼,因为他会帮助你〔3〕 ”。一些涉及与魔鬼签署协议的法庭案件,主要是为了获得“金钱,但也有为了一般的成功、身体健康、体力、赌博运气、美丽的衣服、烟草、浪漫或性事、特殊知识和智慧 〔4〕"。

虽然难以确定Häll收集的个案是否彼此有联系,但最有趣的事件是常常居住在瑞典最深的森林中的劫匪和其他罪犯。看来他们是我所说的“民俗撒旦教”已经进化的最早实例之一。这是一个特定类别的民间传说,瑞典的不法分子经常与恶魔以及旨在帮助犯罪团伙成功的简单“仪式”牵连在一起。最早的案例似乎可追溯到1650年代和1660年代,持续到18世纪。

对于这些罪犯来说,撒旦变成了“外来人和被剥夺者的神,一种被认为比上帝更强大,更可靠或更真实的原则” 〔5〕 。那些罪犯亚文化可能会发展出非正统和反宗教的宗教形式,这不是瑞典独有。例如有研究表明,在中国有组织犯罪的背景下也有类似情况 〔6〕 。瑞典特有的是经常提到撒旦及其力量,这些罪犯亚文化认为撒旦比上帝更优越 。 

“在现代瑞典的早期真的有撒旦派吗?”Häll最后问道。 很可能他们没有用这个词来形容自己。然而,瑞典学者认为,“瑞典早期现代撒旦主义是一种可能形式”,即“存在撒旦信仰体系中的个人被认为是关键实体或神性”并因此被崇拜。没有“教义或组织系统的'撒旦教'”,也没有“有组织的宗教崇拜或宗派”。只有“撒旦主义”的个体有着“撒旦话语” 〔7〕 。这些人并不常见,但他们确实存在,并在一定程度上彼此了解。如果不回到有争议的定义问题,或许我的“民俗撒旦教”这一类别可能适用于定义17世纪和18世纪瑞典的森林强盗和罪犯亚文化中出现的撒旦话语以及实践。

参考资料:

1 .参见 Gareth J. Medway, Lure of the Sinister: The Unnatural History of Satanism, London and

New York: New York University Press, 2001, p. 9.

2. 参见 Mikael Häll, “‘It is Better to Believe in the Devil’: Conceptions of Satanists and Sympathies for the Devil in Early Modern Sweden”, in P. Faxneld and J.Aa. Petersen, The Devil’s Party:

Satanism in Modernity, cit., pp. 23–40 (p. 27).

3.同上, p. 29.

4.同上 , p. 34.

5.同上 , p. 38.

6.参见 Barend J. ter Haar, Ritual and Mythology of the Chinese Triads: Creating an Identity,
Leiden: Brill, 2000; and M. Introvigne, “L’interprétation des sociétés secrètes chinoises. Entre
paradigme ésotérique, politique et criminologie”, in Jean-Pierre Brach and Jérôme RousseLacordaire (eds.), Études d’histoire de l’ésotérisme. Mélanges offerts à Jean-Pierre Laurant pour
son soixante-dixième anniversaire, Paris: Cerf, 2007, pp. 303–317.
7.参见M. Häll, “‘It is Better to Believe in the Devil’: Conceptions of Satanists and Sympathies for the Devil in Early Modern Sweden”, cit., pp. 38–39. 


评论

热度(76)

  1. 二十四桥明月夜设定控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设定控
  2. Bloom1116设定控 转载了此文字